首页赛程比分新闻中心俱乐部排名个人排名球队球员图片报道联赛公告中国羽协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羽超常规赛结束 详解新赛季联赛

2017-01-16 15:45 羽毛球杂志

  为期近两个月的2016-2017赛季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于1月14日结束了常规赛的争夺,青岛仁洲、广东世纪城、浙江竞体和厦门特房挺进季后赛,而常规赛一场未胜的辽宁中润俱乐部惨遭降级。

  恢复了升降级,延续了21分的国际赛事赛制,羽超在经历了过去几年的探索后,现在已逐渐确定了一条自己要走的道路。毫无疑问,现阶段的羽超还有很多需要改进和提高的地方,通过常规赛来看,本赛季的羽超有哪些收获?又有哪些不足呢?
 

  论赞助商的重要性

  首先不得不承认,这个小标题本身就是废话一句,在职业联赛中,赞助商的地位毋庸置疑。本赛季羽超,从队名上不难看出,除了浙江竞体,其余7支俱乐部都有自己的主赞助商,都在队名上体现出来了。

  一般来说,赞助商到位了,整个俱乐部的运作就会步入正轨,其实这并不全面。对于联赛来说,俱乐部不仅需要赞助商,还需要尽早找到可以长时间合作的赞助商,只有这样,才能给俱乐部充足的时间去准备联赛,才能拿出俱乐部的长期发展规划,形成俱乐部的长期良性发展。

  从常规赛排名来看,这样的理论是说得通的。青岛仁洲俱乐部近几年没有变换赞助商,所以他们能很从容地选择队伍的打造模式,引援以及主场的场地布置、现场效果等都做得非常炫目。排名第2、第4位的广东世纪城和厦门特房,他们的赞助商从他们打羽甲联赛开始就一直保持合作关系。看看这些俱乐部,想想早在联赛开始前他们就公布的豪华阵容,他们的优势一是有钱,二是能尽早有钱。

  反观常规赛一场不胜的辽宁中润,他们也有赞助商,只不过晚了一步。当俱乐部辛辛苦苦找到赞助商的时候,具备比赛竞争力和市场号召力的实力外援已经被“下手”早的俱乐部招致麾下,连韩国外援成池铉都已经和国外的联赛达成了参赛协议,导致她只能在羽超打4场球,对于辽宁俱乐部来说,帮助不大。辽宁队惨遭降级,如果明年还想参加羽超,只能寄希望于今年羽甲冠军安徽和氏俱乐部或其他羽超俱乐部放弃羽超资格,不过,这只是理论上,实际可能性不大。

  羽超联赛正逐渐向职业化的方向前进,职业化联赛中最明显的特点之一就是有大量且频繁的转会,这是职业俱乐部的规划中必须要涉及到的一项重要且长期的工作,所以,尽早找到赞助商,并尽可能达成长期合作协议,对于俱乐部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如今,羽超联赛的时间基本固定,就是在每年年末到下一年年初。有了较为固定的比赛时间,俱乐部应该有充足的时间去找到合适的赞助商。实践证明,这真的很重要。
 

  论赛程的安排

  本赛季羽超常规赛的安排,基本上是一周三赛的节奏。看上去一点都不多,打国际比赛的时候,运动员都是一天一场球,兼项的运动员更多。

  但实际上,羽超联赛打下来,运动员都觉得累,不仅仅是比赛本身,更多的是在各赛区间奔波的劳顿。说得具体一点,本赛季羽超很多场次都是在晚上7点开始,比赛结束最快也得晚上11点左右,运动员比赛后放松、回酒店、吃点宵夜、治疗,等一切弄完,能在凌晨2点躺下睡觉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然而,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要起床去机场,赶到下一个赛区。由于本赛季绝大多数主场所在地距离机场都非常远,所以运动员不得不起得更早,先在汽车上颠簸1、2个小时,然后再坐飞机。到了赛区,如果时间早,还要抓紧时间进行适应场地的训练。两个月都是这种节奏,想想都很恐怖。运动员自己评价说,这样的节奏准确来说不是累,而是很“疲”,打不起精神来。

  本赛季代表河源农商银行俱乐部出战的韩国外援申白喆是第一次参加联赛,他的感觉同样是很累、很紧张。他说:“我听队友说其他国家的联赛时间会比较短,而且是集中在一个地方比赛,这样会轻松一些。羽超联赛在各个赛区跑来跑去,确实很累。”

  申白喆的话代表了很大一批国际羽坛大腕们的心声。由于赛程比较长,很多原本对羽超感兴趣的外援最终没有选择来中国,而是去了马来西亚、印度等赛程更短的联赛。单论明星看点来说,羽超确实落入下风。

  个人认为,职业联赛必须具备较长时间成规模的赛程,看看国际上成熟的联赛没有哪一个是办成赛会制。马来西亚、印度等地的联赛,时间短、噱头多,但从职业联赛的角度来看,它们只能算一个嘉年华,更多的是看一个热闹,而非从赛事本身的角度去推广羽毛球。所以,羽超的模式从长远来看是正确的,只不过在赛程安排上应该再合理一些。别让已经习惯了四处奔波的运动员们在联赛中还感觉到疲惫,是下一阶段羽超赛制调整的一个标准。
 

  论外援的职业性

  既然提到了国外联赛,自然要说说外援。

  本赛季羽超刚开始时,一大批吸引眼球的外援名字出现在各俱乐部的名单中,除了被青岛仁洲留在季后赛才出场的陈蔚强、吴蔚升外,其他外援悉数登场。可还没等观众看过瘾,外援的身影几乎都没了,转眼间,他们出现在了马来西亚、印度等联赛的赛场上。

  各俱乐部和外援签订的协议都是按场次算的,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外援的因素,比如要价过高,或者表明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从实际来看,很多外援并没有把联赛当作一个比赛,而是当成一种类似“走穴”的行为,他们参赛的目的似乎只是完成自己的任务,并没有真正和俱乐部站在一起。所以,当他们出现在东南亚的那些娱乐性更强的联赛中时,看上去更开心一些。但不要忘了,联赛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比赛本身,而不是作秀。

  联赛,就是一个团体赛,只有当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全身心为团队付出,联赛才具备真正的价值,如果只是蜻蜓点水般来露个脸,那外援对于联赛来说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确实,羽超联赛还算不上职业联赛,但最起码已经具备了职业化联赛的雏形,并且一直在进步着。当联赛在努力的时候,外援的职业性是不是也该抓一抓呢?

  羽超联赛是累的,申白喆是这样说的,但他同时也说,和队伍在一起的12场球,他很开心,每个人都很照顾他,俱乐部还会带他去品尝各地美食,他在俱乐部有家的感觉。如果所有外援都能这样对待羽超,或许联赛的职业化能更进一步。
 

  论年轻队员的价值

  羽超联赛从创办之初就明确了一项作用,就是锻炼新人。从本赛季常规赛来看,年轻队员已经开始在羽超赛场展现出强大的战斗力。

  江苏安妮儿的男单石宇奇,常规赛14轮出战12轮,取得10胜2负的成绩,胜率达到83%,他也是仅有的两名出场率超过80%的男单运动员之一(另一位是厦门特房的田厚威,出场率100%)。输的两场比赛,分别输给了过去两届奥运会冠军得主林丹、谌龙,而在他首循环对阵谌龙的比赛中还击败的新科奥运冠军。浙江女单陈雨菲,连克王仪涵、王适娴等前辈,她的队友黄雅琼、郑思维几乎每场都兼项,力克众多好手,帮助浙江竞体在所有队员都只是C级的情况下连续第二年进军季后赛。还有广东世纪城的孙瑜,92%的出场率配上70%的胜率,也相当不错。

  当我们习惯于关注那些成名老将的时候,突然发现新生力量已经快速成长起来。当傅海峰在本赛季更多以教练员身份出现在场边的时候,刘雨辰、陈清晨已经可以帮助广东世纪城俱乐部收获常规赛第二的成绩。当大家都很奇怪全是C级运动员的浙江竞体怎么能进军季后赛的时候,往往忽略了经过这几年羽超的磨练,浙江不仅打造了一支极具战斗力的队伍,本赛季,他们还送出了王懿律、周昊东、诸葛露凯到其他俱乐部,后备力量之雄厚可见一斑。

  造血能力对联赛来说很重要,当外援们表现出的职业性还不够的时候,不妨多发掘一下我们自己队员的市场号召力。本赛季,当傅海峰出现在教练席上的时候,看台上此起彼伏的“傅指导好帅!”的喊声已经说明,我们的队员同样是人气的保证,而郑思维、陈清晨、贾一凡等年轻队员也在联赛中享受到了类似的待遇。

  比赛本身是联赛的核心不假,但在此基础上,把我们的年轻队员打造成明星队员,又何乐而不为呢?况且,他们本身已经具备了实力。
 

  论老将的坚持

  田卿受伤了,在羽超联赛当中跟腱撕裂,她自嘲说,都到职业生涯末期了,还来这么一下重的;蔡赟又出现在赛场上,虽然竞技状态有所下滑,但每场都拼尽全力;成淑还在坚持,已经当妈妈的孙晓黎又回到了赛场上;王仪涵、王适娴依然是全场关注的焦点,虽然她们已经没有过去那样的统治力。傅海峰本赛季的身份变成了“教练兼队员”,更多时候,他是坐在场边指导师弟师妹们去比赛,但依然和在场上一样投入、认真。

  2010年羽超联赛创办,彼时正是上述这些老将职业生涯的黄金期,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和人格魅力把初生的羽超拉入了大家的视野。2017年,当羽超还在稳步成长的时候,他们都已进入了职业生涯的末期,一批年轻的后起之秀已经开始在羽超赛场做着他们的前辈曾经做过的事情。新老交替是自然规律,但老将的坚持让大家看到了执着之美。感谢这些为羽超、为羽毛球奉献了青春的老将们。

责任编辑: 徐敏

主办单位:中国羽毛球协会 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  商业运营: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

战略合作伙伴:李宁(中国)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江苏威克多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尤尼克斯(上海)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高级合作伙伴:亿滋食品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官方合作伙伴:海信集团有限公司